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争做种业改革的“小岗村”——中国水稻研究所创新科研权益分配机制纪实
  • 发布时间:2020-01-18
  • www.cmtcc.com.cn
  • 在过去,研究人员仍然有“同一个大锅饭”的想法。他们对创新的热情不高,面临人才流失的压力。自改革开始以来,科研氛围明显改善。人们有更多的动机将工业作为科学研究的目标。现在,他们吸引了四名海外人才,而不是想去的研究人员。”谈到种子产业科研成果权益比例改革带来的真正变化,中国水稻研究所副所长千千说。

    如何通过完善激励机制释放科研创新的内生动力,摆脱原有的权利分配和管理体制的弊端,是种子行业科研成果权利比例改革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2014年,原农业部会同科技部、财政部发布《关于开展种业科技成果机构与科研人员权益比例试点工作的通知》,正式启动改革。

    4年来,中国水稻研究所作为4个试点单位之一,逐步建立和完善了以种业人才、基础研究和科研成果三大要素为重点的新的科研管理体系, 并通过提高科研团队成果转化的留成比例、鼓励科研人员在企业兼职、提高基础研究人员收入水平等多种具体措施,探索了“小岗村种业科技体制改革”实践中的有效和特色路径。

    改善成果权益转化的分配链,使育种者“获得体面的利益”

    改革科研权益比例,调整成果转化收入的分配比例自然是第一位的。近年来,随着中国种业市场化进程的加快,良种推广给种业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也丰富了农民和企业家的口袋。然而,作为改进品种的最直接贡献者,研究人员的钱包仍然有些“瘪”

    "过去,由于缺乏国家层面的政策保障,研究人员无法从成果转化中获益,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持续创新的积极性。"中国水稻研究所成果转化与服务部主任倪建平表示,尽管该单位愿意给科研人员更多的经济回报,但它仍然不能放手。

    “为种子产业发展做出贡献的科研人员也必须过上体面的生活,这样科学家的智力和智力才能与他们的报酬相匹配。“2014年,在中国水稻研究所举办的改革试点启动会上,前农业部部长提出了明确要求。

    事实上,早在2003年,中国水稻研究所就开始实施权益分配改革,将直接属于研究组的奖金比例从过去的30%提高到46%。2014年,这一比例进一步扩大到50%。

    不仅如此,在第一次分配剩余50%的收入时,研究小组还可以在年底获得一定份额的绩效奖励。这样,研究人员可以直接享受到约60%的成果转化收入。

    权益比例的增加直接激发了科研人员进行再创新的热情。据统计,自2014年以来,中国水稻研究所每年水果转化总收入稳定在1000多万元,是2002年的300多倍。2017年将超过2000万元。

    关于改革的文章超越了这一点。”第一种分配侧重于品种的直接选择,而第二种分配反映了对科研管理和物流服务等间接贡献者的支持作用的肯定。“先介绍后钱。在中国水稻研究所权益比改革的探索中,科研系统的整体平衡非常重要。

    科研管理体系的成果直接反映在成果转化过程中的变化。在过去,每个研究

    中国水稻研究所通过鼓励科研人员在品种转移后继续解决企业生产和推广中的实际问题,不仅建立了一个完善的科技与企业合作网络,还使科研人员再次受益于后续利益。从提高初次分配到二次分配的比重,各有侧重,到实现后续收入双赢,中国水稻研究所成果转化的权益分配链已基本完善。

    在企业兼职以激发“主人意识”

    主动帮助解决“两张皮”问题。

    在成果转化实现科技与企业双赢的基础上,中国水稻研究所进一步思考如何加强与企业的合作。一方面是掌握了先进育种技术的科研机构,另一方面是直接面对市场需求的相关企业。中国水稻研究所发现,只有转变科研人员的角色,才能实现科学企业的真正整合。

    “过去,虽然我们也在人才和资金方面与企业合作,但我们总觉得力度不够,还有差距。”中国水稻研究所三系杂交水稻育种研究组组长童汉华告诉记者。童汉华的研究小组早在2000年左右就开始与浙江不忘农业种业有限公司联系,开展委托育种。

    随着改革的深入,科研人员在企业兼职的意愿越来越强烈。2016年11月,《中国水稻研究所科研人员到企业兼职管理办法》号文件发布,不仅明确规定了不同级别研究人员兼职报酬的方法,还详细规定了学科、知识产权等各方关注的问题。当年年底,童汉华成为该公司农业种业首席杂交水稻育种员的第一批兼职申请人。

    "现在,无论是站在企业的基地还是坐在水稻研究所的办公室里,首先要考虑的是品种是否能被批准推广,以便及时调整科研方向。"虽然童汉华只是个兼职,但他显然觉得自己有成为“企业主”的意识。

    对于企业来说,研究人员已经从合作伙伴变成了“他们自己的”,变化也同样明显。“现在,企业需要什么样的品种进行更直接的沟通,甚至定制水稻品种,这在以前的合作模式下是很难实现的。”别忘了农业种业总经理唐昌华告诉记者。

    与童汉华略有不同的是,早稻田育种研究组组长马梁勇选择了一家兼职企业,即安徽丰达种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很快与中国水稻研究所建立了合作关系。“在企业兼职,一方面可以借助企业资源拓宽品种审批渠道,更重要的是可以为科研成果找个地方。”马梁勇认为,与兼职报酬相比,他更重视提升工业化水平的成就。据了解,中国水稻研究所已与丰达种业等5家种子企业签署《目标育种合作协议》协议,进一步探索科研产业化模式。

    目前,中国水稻研究所有童汉华、马梁勇等10名兼职研究员。从“被动输血”到“主动造血”,在兼职“教师”的领导下,中国水稻研究所改变了品种审批后将品种经营权转让给企业的传统模式。它直接引导育种跟随市场需求,并将品种投放市场进行测试。在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同时,有效解决了科研生产中的“两张皮”问题。

    可以说,在中国水稻研究所,企业科研人员的兼职工作只是一种改革形式,而改革的真正核心是以兼职为基础的科技与企业合作的新模式。至于稻米产业,由于中国稻米的改革和探索

    在新修订的《中国水稻研究所科研业绩考核管理办法》中,评估标准对基础研究给予了适当的优先考虑,提高了基础、公益和前沿研究的年终评估绩效点,并将年度科研绩效点奖励标准从2014年的每点1200元提高到现在的1500元,增幅为25%。不仅是年终绩效考核,中国水稻研究所还实行重奖制度,对在国内外发表高质量论文、获得重大科研成果和专利、获得明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人员一次性奖励10万元至50万元不等。通过增加可评估的和有回报的收入,从事基础研究的科学家也可以获得与从事应用研究的科学家类似的劳动报酬,充分调动研究人员对基础研究的热情中国水稻研究所所长程式华说。

    在多重激励下,中国水稻研究所的尖端创新迅速涌现。自2014年以来,专利申请总数已达到413,247%,比改革前的总数多。发表的SCI论文数量也从改革前的190篇(2010-2013年)增加到改革后的365篇(2014-2017年),增长了近一倍。在研究所所有植物新品种权申请中,植物新品种权原始母质比例从改革前(2010-2013年)的18.18%增加到改革后(2014-2017年)的35.71%。

    它不仅是单一的成果创新,也是对基础研究的激励,进一步推动了对优良品种的深入研究和分析。“华占”系列杂交水稻是中国水稻研究所的代表品种。2016年,全国将扩大1000多万亩,农民收入增加近7亿元。“目前,基础研究团队已对‘化占’的广适应性机制进行了综合分析,可为进一步品种改良提供重要指导。”千千说。

    从“先知后知”到“知行合一”,权益改革将真正实现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统一。在中国水稻研究所的研究模式中,基础研究提供材料,应用研究选择和培育品种,基础研究揭开谜底,共同目标是指向产业。这样,蛋糕会更大,更多的蛋糕会分发给所有的人。

    事实上,随着工业化的推进,基础科研人员正在积极调整他们的研究方向。“过去,在我们的基础研究中选择的突变材料在研究中是有用的,但它们在生产中往往不受欢迎。目前,基础研究也开始关注生产需求和绿色材料,如有效利用营养物质。”中国水稻研究所种质创新研究组组长郭龙彪说。

    改革开放40年来,如何做大“蛋糕”,合理分配,一直是促进发展的核心问题。在种子产业改革进入新时代的今天,中国水稻研究所开展的“小岗村”式改革试点将权益与贡献联系起来,使改革创新的内生动力得以持续生成,为中国种子产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思路和经验。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黄埔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cmtcc.com.cn 技术支持:黄埔新闻网 | 网站地图